首页 旅游路线 活动公告 经典路书 川藏线自驾游 品牌营销 游记攻略 景点景区 了解北纬30° 会员中心 视频欣赏

金秋胡杨林之梦——国庆额济纳旗9日自驾游记
文章已被阅读: 次  
时间:2011-11-04 

国庆额济纳旗9日自驾游记

一部《英雄》让金秋灿烂的胡杨林和额济纳旗的名字飞遍全国,这个地处偏僻、至今未通飞机和火车的内蒙古西部边陲,和敦煌的雅丹地貌、九寨沟的箭竹海一起,成为旅行者和摄影人向往的天堂。那场胡杨林中两个红衣美女在漫天飞叶中的决斗,令多少人心醉神迷,只是不知吸引眼球的是明星的美丽还是胡杨林眩目的灿烂!额济纳旗这个鲜为人知的祖国西北边陲小城,位于内蒙古自治区的西北端,北邻蒙古国。周边有巴丹吉林和乌兰布和等沙漠,气候干旱少雨。每年春季,这里就是肆虐我国西北华北地区的沙尘暴频发之地。沙尘暴经过之时定是黑风骤起;昏天暗地;土壤风蚀;大气污染。额济纳的春天是那么的阴森恐怖,真像是人间地狱。     

曾有人说过:如果你爱一个人,就带他去看额济纳的秋天,因为那是天堂;如果你恨一个人,就带他去看额济纳的春天,因为那是地狱。有时天堂与地狱之间仅仅只是一步之遥。每年额济纳都有一个黄金季节,观看金色胡杨仅有十天时间,这份美丽就会离我们而去,下次的邂逅又需要一整年。多少个魂牵梦绕,今年终于踏上了额济纳,追寻胡杨林之旅。

101日清晨,6点闹钟准时响起,睡意朦胧地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完毕后,一看时间614分,没时间吃东西了,拿着个梨子边跑边啃出了门。叫醒守门大叔开门后,由于是凌晨,出租车还比较少,出了小区等了十几分钟才打到的,赶到一环路时,赵哥已经在那里等了些时间了。上车前行至成灌高速,与团友其他车辆集合完毕,拿了对讲机贴上车标后车队开始起行。

一路缓行至成都收费站,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才知道什么叫川流不息。出了城按编号整理好车辆序列,打开双闪,提速起航。在大家兴奋而又充满期待的心情下,领航车一马当先带领众车一路奔至龙溪隧道,刚进隧道,车辆速度一减再减,有时还完全刹住,众车友表示很郁闷,脚下油门还没踩热就得不停踩刹车一路且停且走,过了几分钟道路完全堵死,这时有朋友传来消息,因交通事故高速路已经封锁,当时我们还以为是发生了多大的事故,不知道要堵到何年何月。可能其他车辆也接到了消息,纷纷下车参观隧道风情,还有唱歌跳舞甚至逗狗的。可没过多久,前方车辆纷纷启动,我们也上车缓行,到了事故现场,见到了此行第一起交通事故——追尾,两辆小轿车亲密接触。众人很无语,这么慢的速度,为啥就追尾了呢,不知道是不是“亲”成了习惯,可能政府也是被“追尾”这个词吓怕了,把高速路都封了。驶过事故地点,又进入了拥堵路段,走走停停行至庙子坪大桥一看,堵车罪魁直指—映秀收费站,国庆这条线的车流量实在太大,以至于收费站通道全开也忙不过来,于是就堵起来了,甚至有人猜测这也是高速路封锁的真正原因。

       过了收费站,一路畅通无阻,在岷江河谷的飞速倒退中,到达了512的源头——汶川。看着道路两旁高山流水、鸟语花香,还有那别墅群似的小房,如果不是512断桥遗址这个醒目的标题提醒,我都差点以为这是哪个避暑山庄或者XX别墅群。这就是那个在荧屏上处处充斥着废墟和死亡的汶川么?果真是沧海桑田啊!震惊之余,不得不感叹咱们中国同胞尤其是汶川人民的意志和不屈。经过汶川威州路口,看到高高耸立的大禹雕像,不住想到,如果真有上天之灵这一说,他看到512后的汶川会不会垂泪,是否依然默默地守护着大地苍生。。。后来车友们聊起了大禹,聊到了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故事。小时候听老师说起大禹治水,觉得大禹好棒,专心治水13年,三过家门而不入。期间他老婆涂山氏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启,大禹都顾不上看一眼。现在回想起来,总觉得这个故事在某些地方有微妙的矛盾感

       出了茂县,天空逐渐晴朗,时常还能看到蓝天白云。继续前行,翻过一山又一山,转过一弯又一弯,渐渐进入高原地带了,道路两旁依稀可以看到草地、牛羊和藏獒,只是政府让游牧民族定居下来后,有藏民居住的周围草原被啃成光秃秃的一片,也不知道来年还能长出几成草,不住思考游牧名族真的可以像咱们汉人那样定居生活吗?都说存在即是道理,游牧名族放了几千年的游牧,而不是定居了几千年,应该还是有一定的道理。还好若尔盖的海拔只有3500左右,众人除了有点呼吸不畅之外,并没有其它的高原反应,只是车子闹了高反,油耗明显增加,上坡也感觉到力道不足。又走了一段,此时太阳在车队后方的高山上,光线非常好,领队示意大家下车休息拍照,蓝天白云下,拍出来照片果然很漂亮,随意拍几张比平时PS后还要好看,就是天冷风大,都裹得像粽子似的。

 

       晚上到达若尔盖吃饭时,开始飘起了雪花。吃完饭,打算出去逛一下,看看异乡风情。走出酒店一看,寒风瑟瑟,雪花飞舞,随即打消了兴致。说实话,这时是还没去过北方的我,见过最大的一场雪。

       102日,早晨一起来,头有点痛,使劲一甩脑袋,痛得更厉害。当时还以为是感冒了,想去拿点药,但刚吃过早餐领队就通知出发了,不能因为咱们耽误了大家是不,随即拿上行李上车出发。上车后,问了几个较熟的车友,均表示有头疼呼吸不畅等轻微高反,随机释然。(不是咱心理不平衡,遇到这种事相信大家都有从众心理,如果大家都痛,哪一个人不疼说不定他还会担心来担心去)。

       出了若尔盖县城,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尤其是那些高山,来时还黑漆漆的,能看到表层的岩石,现在已经可见几分大雪山之姿了。继续行驶,牛羊群渐渐淡出了视野,道路两旁的平原也被山地取代。打开车窗,没有初春绿意盎然的喜气,没有盛夏酷暑难熬的怒意,也没有深秋叶随风逝的哀曲,只有天高云淡,恰如我们的生活,大多时候还是平淡如水,时常出现几株红黄绿相间的彩铃,就像是偶尔出现的惊喜,给如水般平淡的生活激起了一圈圈涟漪。常年游走走一带的车友说,若尔盖临夏这一带,每个季节都是不同的模样,如生命般风情万种。

       在车辆飞速奔驰中,时间过得飞快,一晃就到了1点半,中午在临夏一家叫清香斎的回族饭店就餐,分量很足,味道也不错。尤其是那啥炒鸡我最喜欢了,皮香肉嫩的。吃过午饭,继续赶路。天还是那么蓝,云依旧那样白,路仍然是柏油路,似乎什么都没变,但又似乎什么都变了。抬头望向远方,山不再青,水不再绿。从若尔盖出来,一路直向西北,就像是沙化的变迁演示,从青山到秃山,然后是丹霞地貌,再到戈壁沙漠,恍惚在警醒着世人,自然的力量是无可匹比的。看到这我不住想到,十年后、二十年后如果世界大部分地区都成了沙漠,那是怎样的情形?如果没有环境保护,没有植树造林,这一天应该不会来得很晚吧。看到这一幕,很多车友信誓旦旦地说,回去一定要开始节约用水。想必,大家都有所收获吧。很多人说旅行,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我觉得旅行更是感悟大自然的喜怒哀乐的过程中。

 

       到了永靖,由于维修高速路封锁,我们该走国道,刚到永登遇上堵车了,拖了个多小时到达堵车路段一看,又是道路维修。很多车友不是不解,明明政府通知了国庆期间不修路,保证路面畅通,这临夏倒好,处处修路,莫不是利用国庆期间3倍加班工资赚点小钱?因为这事儿,我们11点多才到武威市。晚餐的拉面到是很好吃,烤羊肉也非常爽口,喜欢烧烤的朋友可以去尝尝。

       103日,由于今天路程相对很宽松,加上大家昨晚睡得很晚,所以起得比较迟。起床洗漱完毕到宾馆餐厅,已经很多人在那儿了,看着一盘盘的菜肴,我只啃了两个馒头,喝了碗稀饭,其他的实在是吃不习惯,不过看他们吃得很香的样子,应该不是很差吧。出了武威上了高速,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看着道路两旁一望无际的戈壁,雄壮而又荒凉。看着远在天际的祁连山脉,第一次感觉到,祖国的疆土是那样的辽阔。相传,曾经的西北地区非常富饶,祁连山脉下的丝绸之路和河西走廊都见证了那段辉煌的岁月,如此辽阔的平原地带,在还没有成为戈壁沙漠的时代,不富饶都没有道理吧。试想一下,如此辽阔的西北地区,在地图上的红黄都变成了绿色,那是怎样富泽妖娆的国家,难怪汉唐时期,中国能有那番强大。

       中午在金张掖穿城而过,最后在路旁一家回民居住群的农家乐用餐,去了才知道,那里的环境多美好。时值正午,阳光明媚,庭前杨柳随风而动,还有一片不知何名的花朵,坐在阴凉底下,喝着非常清香的龙井菊(菊花茶和龙井混合泡制而成),非常惬意,就是很多车友说“失误了,没带麻将来”,看来别人说成都人喜欢休闲娱乐,会吃喝玩乐,不是没有道理的。老板是一个汉人,给我们讲了很多风味特色,菜肴都是现炒现卖,非常新鲜,味道也不错,分量特别足,全是用直接三四十厘米那种大盘装的,看来回族人民也喜欢大块吃肉啊。不过羊毛出在羊身上,大碗吃肉的结果是大把给钱。

 

       下午抵达嘉峪关,直奔嘉峪关景区,由于是买套票我们没来得及去看的天下第一墩和那啥景区也给了钱,据说除了嘉峪关城楼,其他2处景区没多大看点,尤其相隔7公里以上没有观光车非常麻烦,可能也是因为这原因游客少,所以才卖的套票吧。进了景区也是,看着遥遥在望的景区,由于被建筑物挡住,不知道有多远。等游览车,5元一个人,游客是在太多,等了2个车都没位置,问工作人员有多远,工作人员说的7里路,结果我们坐成只坐了2分钟由此对咱们四川的旅游业优越感不言而喻。

       嘉峪关位于河西走廊中部,东连酒泉、西接玉门、背靠黑山、南临祁连的咽喉要地——嘉峪塬西麓建关站在嘉峪关城楼上,仅从这一点,古人智慧和眼观如管中窥豹,可见一斑。进得城内,抬头见百尺多高的方方正正的黄泥巴围起的城墙,历经百年风雨沧桑依然挺立。导游说,这个城叫瓮城---瓮中捉鳖的意思。两扇城墙的门各自开在90度的泥巴墙,当倭寇的凭借战车攻破城门,进入城内,必须转个90度才能进入另一扇门,战车还没有来得及转身,后面的门关上了,于是,出不去,进不来,瓮中鳖。站长嘉峪关城楼上,关外平原一览无遗,尽显君临天下之势。不过有点小郁闷就是到处都是现代制作的景点提示牌,严重污染视野,尤其是上面还有日文翻译,咱们伟大的传统历史文化,日本人要参观咱们中国博大精深的历史文化,要自己学中文呗,还以德报怨专程给他翻译。

 

 

       听说当地产葡萄,晚上吃饭,有车友买了一袋葡萄,虽然还不够成熟,不过味道还不错,水分很足。于是又有车友开了2瓶葡萄酒,加上领队弄来的烧烤,吃得很舒服。

104日,不知道是不是被嘉峪关那宏伟气势所感染,早餐后出了嘉峪关市,众车友意气风华地谈天论地、说古道今,更有诗意兴起者吟起了豪迈的塞外古诗,颂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虽说此嘉峪关非彼阳关,但是对久住南方都市的我们来说,给我们的感觉都是大西北的辽阔与荒凉,何况我们也是出关向西。又是一个艳阳高照的上午,我们在笔直的G30高速上奔驰,道路左侧是连绵不绝的祁连山脉,右边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时常能看到牛羊和骆驼群。继续前行,戈壁滩上渐渐有了风力发电的叶轮,和输电的高压电线塔,列成整整齐齐的一排,又是一番风景。

到瓜州下了高速,转入省道,路过一个小镇,看着两旁如小山般堆积的瓜果,实在没忍得住,下去买了两个蜜瓜。汁多味甜,才5十元钱,比成都划算多了,而且成都花钱都不一定能买到这么好吃的。当地人说,蜜瓜成熟后,会裂开一个小口子,有口子的瓜最甜最好吃,但这种瓜不易保存,不会运到外地销售。而季节不同,蜜瓜的味道也不同,其中以每年8月份的瓜最好。

中午到达敦煌,过路费才5元,真便宜。进了市区到酒店吃过午餐直奔莫高窟,到了收费站一看,每过一次收费站收一次钱,莫高窟在市区外,来了敦煌几乎必去莫高窟,于是乎这过路费就是5*N元,天下还真没有免费的午餐。由于我们到达莫高窟时,正好是午餐时间,人相对要少很多,不过依旧很多车辆,已经用上了戈壁沙漠这块天然停车场。买好门票,走向敦煌石窟。

 

仰望着莫高窟的标志性建筑——九层楼,心底的平静胜于激动。依山而建的琉璃飞檐,没有想像中宏伟,没有书本记载上的磅礴,一遍遍问自己,“真的到敦煌了吗?这就是敦煌了吗?”卸下尘世所有的牵绊,拿着手电筒,跟随讲解员踏进洞窟。洞壁上宏伟的西方极乐世界和千万个整齐排列的小佛迎面而来,一霎那,彷佛穿越了时光隧道,梦回唐朝。经过前后延续约一千年的开凿,今日莫高窟仍保存着从北魏到元期间各代洞窟近500个,壁画45000余平方米,塑像2415尊。科学而各具特色的洞顶,以飞天为代表的精美绝伦的壁画,以世界第三大佛为代表的惟妙惟肖的塑像,并称为莫高窟的“三绝”。 敦煌石窟艺术精美绝伦,可惜为保护这世界之最,不让拍照。到达17号洞窟,在讲解员的手电筒照射小看到了藏经洞, 这么小一个洞口,竟出土了从4世纪到11世纪的五万多件文物,除了佛经外还有道教,摩尼教的经卷,文字除了有汉文外还有藏文,回鹘文,龟兹文,粟特文,以色列的文字,当然了还有梵文。这些对研究古代的宗教,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都提供了大量的资料。但是非常遗憾的是大部分都流失国外了,1907年开始,外国的一些以考古,探险为名义的的文化强盗,如英国人斯但因,法国人伯希和,俄国人鄂登堡,日本人吉川小一朗等陆续来盗走了大部分文物,现国内只保留不到五分之一,五万多件就剩一点了。听到这里,心里一遍默哀,为什么为什么被盗,清政府的无力?明国时代的贫穷?王道士的无知?难怪小平爷爷说落后就要挨打,一点没错啊。

鸣沙山蔚为壮观!像一条巨龙,横卧在敦煌城南。高大的山体由流沙堆积而成,东西绵延40多公里,南北广布20多公里,最高海拔1715米。远远望去,峰峦高低起伏,如刀削斧劈,是世间壮观的沙漠奇景!驼队蜿蜒行进在沙山脊颠,声声驼铃,悠悠古情。而伟岸的沙山怀抱中,却又柔情似水:一泓清泉,妙似弯月,温存地依偎在情人的怀抱中。仰望沙山,我想翻过山脊后的景色一定很美丽,真想去看看,心动不如行动,捆紧防沙鞋,向山顶出发。一步,两步,三步,虽然山脊并不高,但久未运动的我爬起来还是很吃力,越往高处,坡度越急,攀爬难度越大,向前跨30CM,落脚就要滑回20CM。很多时候忍不住放弃了,但我身侧众人依然再坚持,可能是骨子里的好胜心激起了斗志,最终坚持到了山顶。站在山顶,沙漠的另一侧是一大片绿洲,看着金黄的沙子在脚下飞舞,真是激动不已。可惜防沙鞋质量太差,回到酒店,脚底全是沙

 

105日,晨曦刚至,我们就出发了,心里很激动,因为今天就可以见到似梦似幻的金秋胡杨林了。汽车在柏油路上飞速奔驰,路旁的白桦树和棉花微动,似乎在给我们道别。一路景色很单调,没有了高山流水,没有小桥人家,没有高压电线塔阵,也没有见到牛羊群,只有一望无际的沙漠戈壁,偶尔能看到一只高空盘旋的老鹰,这才是真正的沙漠之鹰吧。

一阵横风刮过,DPS上显示我们正在沙漠中前行,正纳闷明明在宽阔的柏油路面上前行,怎么会没有路,不过领队肯定路是正确的,之前勘测时就是走的这条路,畅通无阻,至达额济纳旗,走了几公里后看到军事禁地,原来是东风航天城屏蔽了探测。航天城远远的还能看见火箭发射架,想必神舟系列就是用它发射的。

一路向北,有水的地方就有生命,野草也好,胡杨也罢,无论生命多么顽强,都离不开水。看着滚滚流动地一湾河水,想必胡杨林已经不远了,实践是证明理论的最好依据,事实是推测的最好验证。河流把我们带到了胡杨林边,尽管只是一小片,但那瞬间绽放出的风情,让人震撼不已。漫步在浓郁的胡杨林中,仿佛进入神话般的仙境。茂密的胡杨千奇百怪,神态万般,或挺拔、或似苍龙腾越,令人惊喜不已,叹为观止。矗立在沙海中的金黄色胡杨更是显得娇美动人,风光无限。

 

半个多小时过去,领队通知出发时,众人依旧陶醉在胡杨林的美景中,久久不愿离去,领队只得说前面的景色更漂亮,无论是不是真的,我们注定只是个过客,再美的风景也只能留在记忆深处。继续前进,到了二道桥,确实与之前那一小片胡杨林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的感觉。夕阳下的胡杨,更是别有一番风姿。如血的夕阳,把胡杨染成了金红色,高大的胡杨树冠枝头,金光点点,在晚风中摇曳。这时,牧人家的羊群归牧了,羊群踩踏起的尘土,在夕阳下,如云似雾,飘飘渺渺。毡房上空飘起了缕缕炊烟,空气里弥漫着奶茶的芳香和草地的混合气息。羊群的叫声和老阿妈的呼唤声交融成一章和谐的牧归曲。这里更是摄影师梦寐以求的地方,有人的地方就有相机,有相机的地方快门不停响起,甚至听到好多人喊“XX,还有内存卡吗,我3张卡拍满了,你的借我下,回去就还你”。喜欢摄影的朋友一定要带足电池和内存卡。

106日,我们正式游览额济纳旗,为了拍到胡杨林晨曦,众车友5点过就起床出发了。当东方露出了缕缕曙光,我们手中的相机快门就响个不停,来到了胡杨林二道桥,道路被来自各地的汽车堵得水泄不通,领队高举队旗带领我们步行前往景区大门,行进中生怕被逆流的人群冲散。我们漫步在胡杨林中,宛如走进了神话般的世界。蓝天白云映衬下的胡杨散射着金色的光芒。高大整齐的胡杨林排列在额济纳河旁,像身披金甲的勇士,飒爽英姿,威风凛凛。倒映在水中的胡杨扭动着腰肢正在洗漱装扮,准备迎接远方的客人。沙丘中虬枝盘曲的胡杨透露着顽强的意志,在向人们诉说着它的沧桑。这里是华丽堂皇的金色殿堂,让人魂牵梦绕。这里是黄金铺满的金光大道,令人心旷神怡。

额济纳的胡杨秋色,是人间美景。春风吹绿了一树胡杨,又沐浴了夏雨的洗礼,更加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当秋风吹过漠野荒原,胡杨便脱去了一身夏装,摇身以靓丽的金黄展现在了大自然的面前,或成片成片的,或孤身守侯,高高低低,斑斑斓斓的铺泻在了大地。漫际天涯的金黄,汇成了浩瀚的海洋,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格外靓丽清新,真是一道独具风韵的大漠奇景。那绚烂的的金黄,超凡脱俗的品格,把生命的意义渲染的至纯至净,至深至美。人们面对这大自然赐予的神奇,任何描述都显的有些苍白。踏进二道桥,内心被震撼得无以复加,这个时候,你会发现眼睛都不够用了。这不,有位美女游客双眸流转,似乎想把这一切带走,走着走着伸手牵向了我们的王哥,牵了一会儿才发现不对,看着非常淡定的王哥,尴尬的说道“对不起,我以为是我们家那口子”。

 

在茫茫的荒漠戈壁上,极目远眺,一座古城孤独的耸立着,城墙一角几座白色的佛塔在强烈的阳光下若隐若现,这就是极具神秘色彩的黑城。位于巴丹吉林沙漠的边缘的黑水城,是古丝绸之路的西夏名城“威福军司治所”,在英勇无敌的成吉思汗手中,变成了“亦集乃路总管府”。1372年改变了历史,蒙古帝国这座固若金汤的城堡,从此由鲜活走向死亡。明朝朱元璋派冯胜将军带兵包围了黑水城,元军勇猛,但后无援军,内无饮水,哈拉巴特尔黑将军将一双儿女、妻妾以及八十车财宝全部推入深井中,率众突围,最后战死在“怪树林”。 黑城这座古丝绸之路上现存最完整、规模最宏大的一座古城遗址出图了大量古文物,其中以西夏王冠最为珍贵,只是大部分被以俄国探险家科兹洛夫为首的盗贼团队所获。

历史总是那样的相似,敦煌的发掘和被盗,也是起于一个叫王道士的人,从现在的角度看,也许不能过多的责备这些所谓的内奸和叛徒,在当时,我们那样破败不堪的嬴弱的国家,如果不是王道士和达希当内奸,也会出现李道士、刘道士或是XX希当内奸的。

我们在风沙中走近黑城,城内,除了满目残垣断壁之外,就是大面积的碎石和陶瓷、瓦砾。再有就是被盗墓者掘出的一个又一个深浅不同的土坑。特别引人注目的是散落在这些瓦砾中的骨殖,这些骨殖经过长年风蚀,已经被打磨得非常白皙和光滑。所有这一切让我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出,科兹洛夫是怎么在这里找到那么多宝藏的。当地的一个文物工作者对此作了说明,他说,在九十年代初,这里到处还能够看到残破的石磨,还有很多比较完整的陶器,也就是这几年,由于种种的原因,黑城遭到了来自各方面的破坏,这种破坏绝不亚于科兹洛夫大规模的盗掘。现在沙土已经埋没到了古城的顶端,按照这种规模,用不了几年,我们在这里看到的就只有一堆堆高出地面几十米的沙丘,黑城也就从此消失了。

走进怪树林,眼前是一片毫无生命的、一眼望不到头的“森林”,怪树林实际上是大片胡杨树枯死而形成的。胡杨是一种奇特的树种,是树木中起源最早的类群,,生命力极强,被称之为植物的活化石,一棵胡杨的主根,可以穿越地层一百多米,有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的美誉。仿佛是为了应证这段美誉,怪树林中除了少许垂死的胡杨,大多是已经枯死,但依然直立在这片荒凉的戈壁沙漠上,或是已经倒地,却还没有腐朽的痕迹。这独特的耐腐特性,形成了形态怪异的悲凉景观。曾经的绿洲,曾经的大片茂密胡杨林,现在俨然是劫难后的战场,只剩尸骨,一阵阵的悲凉从心底涌起,然而那些躯干却以不可想象的形态扭曲着,是遗骸却也是另一种魅力。这里好象是经过了一场血腥的撕杀,又好象是经历了一场灭顶之灾,其情其景让人触目惊心,又让人心寒胆颤。枯死的胡杨形态各异,或仰天长啸,或俯身颔首,遍地累累“尸骨”,横倒竖卧,将僵硬的手臂直指苍天,似在解释着什么,又似在质问着什么。这片上百年前已经死亡的“森林”,所有的树皮全被剥落殆尽,强劲的风沙鬼斧神工的将它们塑造成了一幅幅钢筋铁骨般的造型,永久保持着那种惊心动魄的姿势。那扭曲的树干,似在向人们诉说着苍凉的岁月,刺向苍穹的枯枝,似铮铮傲骨,显示着对生命的渴望和绝望。它们顽强、悲壮的一生,深深的震撼着每一个造访者的心灵,它们不屈的品格把永恒定格在了苍凉的荒漠上,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在漫漫的黄沙中书写着永恒的寂寞。

眼前的情景,怎能不让人们感悟大自然的严酷,精神的永恒,思考生与死的凝重。怪树林,是悲壮的呐喊,是人类生存的警示牌。

导游说,傍晚到怪树林看日落,美得不可方物;晚上到居延海,在那里,天,触手可及。虽然很想去居延海数星星,可惜由于晚宴耽搁,最终还是没能去成。

107日,压抑住心中那份不舍,我们踏上了返程的路,不带走一片树叶,留下的只有内心深处那份记忆。

与往常不一样,今日大家很少说话,似乎想再看一眼那深秋的金黄,那顽强、悲壮的峥嵘傲骨。在沙漠戈壁的陪伴下,我们到达乌力吉,捡了一些戈壁石后,直奔阿拉善盟政府所在地—巴彦浩特。

巴彦浩特这个“镇”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首先是进镇一条街两旁几乎全是卖石头的铺子,衣食住行等基本店铺都没看到一家。再就是现金用尽,晚上去取款时闹出个笑话,初始并不知道这是一个镇,因为无论从规模、繁华程度还是从人口都看不出来是一个镇,在几条繁华的街道都没有找到一个建行的ATM,于是向一位过路的美女问到哪儿有建行取款机,结果人家说“啥,建设银行?没听说过。我被彻底乡巴佬了”回来查了资料才知道这是因为巴彦浩特在中国行政规划上一直处于一个很尴尬的位置,内蒙古十二个盟市现在只有阿拉善、锡林郭勒盟、兴安盟三个盟市但唯独阿拉善是唯一没有市级单位的一个盟市其实早在1959年时,巴彦浩特虽然规模很小,但已有了立市的政治基础,本可为城市未来的规模化发展打好基础,却突遇此遭遇,一下从“市”变以了“镇”(虽然同是县一级行政中心,但中国的情况是,“市”与“镇”显然是不能相比的),这一降不但在当时削弱了巴彦浩特的政治统摄能力,而且在后来扮演阿拉善盟首府的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个尴尬的现象——阿拉善盟是全区唯一一个没有任何级别“市”的地区级行政单位,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已经形成,偏偏在级别上矮他人半截儿,成为了发展中一个不大不小的矛盾结点。以至于我在地图上看路线时找巴彦浩特找半天,最后只看到个阿拉善左旗(巴彦浩特),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图》标记地区行政中心的时候往往只注“阿拉善左旗”,然后在底下划一杠,意思这是这个地区的行政中心,“巴彦浩特”几个字连影子都没有。还有很多地图甚至会标“甜水井”、“雅干”、“雅布赖”、“苏宏图”,可就是不标“巴彦浩特”,还有的连“阿拉善左旗”这几个字也没有了!明眼人看到就会想:旗是县一级,一个县怎么能成为上一级的行政驻地呢?总不能是县领导地区吧!所以由此看来,“巴彦浩特”不作为一片有一定范围的行政区域出现在地图上,对阿拉善盟是存在影响的,我国比较成熟的城市规划与评价体系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才出现的,换个角度说,之前的城市认定是不可能依据这一标准的,很多城市的报批可能有自己特殊的情况,就像二连浩特,它的总人口到今天都远远没有巴彦浩特多(到2005年时仅有1.58万人,而同期巴彦浩特已逾9万人),但在1966年的时候国务院批准它建市了,而且它比巴彦浩特“走运”得多——这个“市”以极少的人口规模一路小跑到了今天;再比如没有合并前的乌达市和海勃湾市,分别看来也都有类似二连浩特的情况,人口非常少,可也都被批准建市了。这样的例子不只在内蒙古,即使在全国也是可以比较的,单拿巴彦浩特来说,同期的许多区域远不如它,为什么一样可以走上立市之路,巴彦浩特却被不知名的理由给摘了帽子呢?以致于今天面临着连名字都上不了地图的尴尬。阿拉善是与“盟”最没有瓜葛的一个盟,所以可以设想,如果为了将来更好地发展,即使按国家现行的规定,巴彦浩特还没有达到建市必要的人口、城市规模,那是不是可以以“阿拉善”的名义报市呢?就像区内的其他盟市那样。如果将来出现一个“阿拉善市”,或许上面的这些问题都可以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强烈呼吁巴彦浩特升市啊

108日,穿越贺兰山脉,经过银川,途中远远看见几个隆起的锥形土堆,领队说那就是西夏王陵。这就是诗人口中“贺兰山下古冢稠,高下有如浮水沤。道逢古老向我告,云是昔年王与侯 ······ ”的西夏王陵么?当真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就像此行看到的西北,曾经的河西走廊,丝绸之路是多么的富饶,如今只剩下一片荒凉的戈壁沙漠,只有那残存的土墙瓦砾能见证昔日的繁华。康熙王朝时八旗子弟是多么的风光与荣耀,昔日的蓝旗——额济纳旗现今又如何呢?此行有幸遇到一次蒙古族节日,盛装之下,载歌载舞,仿佛穿越了时刻,回到了清王朝,只是梦醒时分,徒留伤感。“懒得要死,一天就知道到喝酒,啥事儿都不干”对于蒙古人,大多数游客是这样评价的。其实不光是蒙古族,彝族等好酒名族多数也被这样评价过,不否认这有因为文化的原因,人生观、价值观不同的影响,但更多的是社会地位所导致,他们的生活方式没变,只是在社会扮演的角色不一样了。像今天的公务员,企事业领导,有谁说他们懒,只知道吃喝玩乐?沧海桑田,没人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可还是有那么多人指望现在。就像很多征婚网友要找富二代、官二代,如今的富二代、官二代,就像19世纪90年代的八旗子弟,上世纪20年代的财阀二代,上世纪50年代的革命二代,上世纪80年代的国企二代。在之后的十到二十年间,不都面临了辛亥革命、解放反右、文革和国企大规模下岗等变革吗?就像美国那么发达的国家,一个金融危机不也让雷曼兄弟控股公司、华盛顿互助银行、世界通信银行等上千亿美元的企业破产吗?这几年中国倒台的官僚更是数不胜数。你还羡慕他们吗?还非富/官二代不嫁吗?

到达延安时穿城而行,远远地望了一眼宝塔山、枣园等革命圣地,满足了老一辈车友心中对革命那丝好奇与向往。吃过午饭,众人又去逛了特产店,提着大包小包的延安狗头枣上车。到达西安时,虽然很激动,可惜由于晚上光线太暗,什么都没有看到,十三朝古都那份神秘与向往仍住心中。不过晚上的贾老三灌汤包味道非常好,就是人太多,排队等了半个多小时。

109日,西安出城时有岔道的地方就有堵车,有堵车的地方却没有交警于是很多车友又扯起了,强烈要求把交管局局长撤了,又讨论把谁留在这儿代替。上了高速,缓行等了几分钟,因为有一位车友掉队了,没有跟着领航车走,对讲机也没有开,工作人员拨打起手机时该车主示意不要担心,他们自己有GPS,能驶回成都。结果该GPS未更新至最近版本,将其引至一条已封锁的道路,到达了无人无车的地方,为此该车主来电责备领航车为何不等她,甚至还向俱乐部投诉,众车友笑而不语在此提醒大家,自驾车出去游玩,尽量不要掉队,随时与队伍保持联系,尤其不能过分相信GPS,而且出行前要有更新GPS的习惯,中国的道路更新还是很快的。不然到了像西北这些人烟稀少的地方,走上老路几十公里无人无车就悲剧了。

没有昔日的悬崖峭壁、重峦叠嶂,没有想象中的冰雪路面、泥流断层,没有必须跨越钢丝吊桥,在一个接一个的隧道中,我们已经穿越了秦岭,到达了汉中。这就是高速路带来的便利,当然要在如此险峻的地方修路,花费也是巨大的,因此出西安收了我们300大洋的过路费。过了古栈道,到达剑门关。剑门关,古代川北三条蜀道:金牛道,阴平道和米仓道,最重要的金牛道就是剑门蜀道。李白所说的“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就是指的这里。剑门关上的七十二峰见证了千百年来的血雨腥风。据记载历史上没有任何兵家从正面攻下剑门关。当然红军的攻打就另当别类了。站在剑门关下好像还能听见蜀军大将姜维领3 万兵马厮杀钟会的10万大军。真不愧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豆腐宴刚端上席,在工作人员联系指示下的落单车也赶来了,一起品尝这名动四方的间隔豆腐宴,味道就不用我说了,各位朋友还是自己去体会其中的奥妙吧。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着主场优势,过了剑门关,一接近成都,大家就格外兴奋,腰不酸了,背不疼了,腿也不抽筋了,晕车的不吐了,睡觉的都醒了。与刚出门的状态如出一辙,汽车也如鱼得水私的,跑得飞叉叉的,没几个小时,就看到“成都”两个大字耸立与收费站顶部,这也代表着额济纳金秋胡杨林之旅圆满结束。

 

 

打 印 】【 关 闭
上一篇:成都到额济纳旗9日自驾游路书
下一篇:额济纳
2011 Rudao -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05019399号 电话:028-86066616 86691077(传真)
地址:成都万和路99号丽阳天下19楼(宁夏街口)